路痴绝对还是会迷路

生命不息。。做死不止。。

群里人可以作证,我真的没这神奇的爱好…

Think back

占ta抱歉
幼儿园文笔…写的很渣……严重ooc…有重要角色死亡…对不起——现代双向暗恋梗

靠坐在雪白的床上,鼻尖萦绕着是医院挥之不去的消毒水的气息,这样的气息其实并不强烈…只是伤了眼睛的阿鲁巴,五感中缺失了视力这一感对其他四感格外敏感罢了。
伸手摸上绑在眼睛上绷带阿鲁巴有片刻的茫然,发生了什么?脑海中思考着事情的经过。
一片空白。什么也无法想起。就记得从家出来玩然后出了车祸…
“唔啊!糟糕了!和妈妈约定了回去的时间的!!!!现在几点了!!!啊!!!回不去了!回去一定会被妈妈教训的!!真是糟糕透了!话说为什么…遇见车祸这么神奇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诶。果然是因为我是被上天选中的主角吗?勇者要靠经历磨难来升级。对吧,西…?诶?西…?那是谁…”
靠着直觉将头偏向窗户的位置的阿鲁巴碎碎念着,一个陌生的名字从嘴里吐出。
“西瓜?西安?西红柿?噗,怎么可能会有人的名字叫这个啊!太傻了吧!”这样说着的阿鲁巴忍不住笑出声来,狂锤着床板。牵动了身上其他的伤口。“嘶…疼…疼…疼…”
“唔…太好了!阿鲁巴!你醒了啊!”房间中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带着刚睡醒的含糊的鼻音和说不出的欣喜。
“哇——吓死我了…原来露基你在啊。”接过飞扑过来的少女,阿鲁巴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真是太好了……呜呜…如果连你也醒不过来…就……呜呜”少女含糊不清的话淹没在了哭泣之中。“当然会醒来啦!毕竟我可是要成为伟大的勇者的男人的!”轻轻拍着露基的后背安慰着“不要这样啊。露基…被西昂看到又会说我是幼女控的变态了啊…”
露基的哭声哑然而止,似乎有更大悲伤的情绪在酝酿。
“阿鲁巴……西昂……西昂…他…”
“诶?西昂?谁?露基的朋友吗?”
露基没有说完的话被打断了。
病房内一时间只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沉默,长久的沉默,病房里弥漫出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气氛。
“露…基?”阿鲁巴迟疑的叫了声露基的名字。
“啊……嗯…什么?我没事…嗯…阿鲁巴你好好休息我去叫医生…”露基的声音发着颤带着慌乱。然后是鞋子无规律的敲击地面逐渐远去的声音。
瘫倒在床上想象着窗外鸟儿飞翔的蔚蓝色的天空,淡淡金黄色暖暖洒在柔软草地上的阳光,那是多么美好而又绝望的场景。是因为担心以后没法再看见了吗?好难受啊…
阿鲁巴死死拽着胸前衣服的布料一幅痛苦的模样,从刚刚听到那个陌生的名字起,一切都变得奇怪起来,像是被什么东西拖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泥潭…沉重,寒冷,已经快要无法呼吸了……
胸膛里仿佛什么都没有了,空落落的…呐…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是失去了什么呢?…
对于第一次失忆的人来说这绝对是一种陌生的体验,也是无法让人高兴起来的体验。各种复杂的心情交识在了一起心里难受极了。而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阿鲁巴并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而如此难受。
西…西昂…
颇为艰难的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助骨向隐隐出现一丝痛意,脑海中似乎有一张人脸问过..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是快乐的回忆呢...
可是有哪里不对的样子,明明是开心的回忆,明明打从心里的喜悦着…
可是脸上是湿乎乎的…房间里可不会下雨,这会是谁的恶作剧吗?
阿鲁巴胡乱的想着……伸手摸上脸颊…
这是?眼泪吗?
脑海中一阵刺痛,阿鲁巴痛苦的扶着额头。什么零散的碎片在脑海里闪现跳动着,抓不住。
手再次抓向胸口却触碰到了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挂坠,仔细摸着。是个心型的挂坠。做工并不精细。
这个东西很重要。内心中有一个声音这样呐喊着。
心型…爱…西昂…
不要想起来!不能想起来!!不行!!!
你不想知道真相吗?不想找回失去的东西吗?
快想起来啊。想起来。
要开心的不明不白吗?不想知道自己为何难过吗?
心形的吊坠像是一把打开记忆大门的钥匙。零碎的记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黑色的头发,红色的眼睛,嘴角肖意无意戏谑的笑,眼中偶尔闪过的无索,宠溺,和让人沉溺在其中的让人致命的温柔。
这个人是谁?
西昂?
一些更深远的记忆从记忆深处被挖出。
刚上小学时一个叫战勇的动画深受人们喜爱。自己也深深的崇拜着故事中的勇者。
于是在自己6岁生日那天对妈妈说出想去战勇主题游乐园玩的想法。
结果…
勇者要能一个人面临灾难和考验…要勇敢无畏…被妈妈说服,决定自己一个人去游乐园…
穿着红狐狸的新装,一路过五关斩六将——自己买票。坐公交车。终于来到了游乐园。
可是此时遇见了冒险的第一大boss…
没有在来游乐园的路上迷路但是…在游乐园里迷路了…
游乐园舞台剧的表演要开始了。可是找不到去哪里的路…
鼓起勇气想向一旁的陌生人问路。
还没开口,身边传来了。
一个男人的大呼小叫声,声音真的很大。带着莫名的兴奋感。盖过了游乐园里舒缓的音乐声。
“西昂——我们去看看吧——去看看舞台剧,战勇里面的x集x分钟x秒的出现过的那个机甲从物理理论角度来说是可行的但是………地方略不合理…………”
阿鲁巴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白色大褂,带着圆形镜框,一头乱糟糟黑色长发的男人正死拽着一个黑发的小男孩。
这男人的画风和游乐园的画风格格不入啊。感觉是从某个科幻大片的实验室里跑来的疯狂科学家——
对——跑错片场了吧——
阿鲁巴默默在心里吐槽着,打算远离这个方向。
“…唔啊——西昂,爸爸有时间带你出来玩是不是很开心…哈哈哈爸爸也很开心来着…要结交新朋友哦——看那边,啊,那个小孩子好像很想和你做朋友的样子,我们去打个招呼吧”
…………我什么时候想和你们交朋友了???而且那个叫西昂的人那里高兴了——明明满脸都是嫌弃啊。而且对方脸色都快黑成煤炭了啊——
唔啊——对方往怀里掏出什么了啊…好像是锤头???为什么会随生带着这样的东西——
大叔不要在自说自话了啊!快发现啊!你有危险——看着奇怪的大叔就要拉着叫西昂的男孩靠近,阿鲁巴见到西昂拿锤头的手慢慢抬起。
“危——”提醒大叔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被迫停止转化成其他的声音“——哇——”锤子对着自己砸下来。
“啊——等一下啦——为什么要打我啊——”阿鲁巴叫喊着躲开对方的攻击。
“啊,会说话的狐狸呢。”西昂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不是狐狸啊——是人啊——”跌跌撞撞的逃避着对方的攻击。慌乱中听见奇怪大叔满满喜悦的说着“啊…没想到西昂这么快就交到新朋友了吗。真棒。”什么鬼的新朋友啊——我们都还没有不认识啊——而且他这明明是想杀了我吧!!!!心里这样吐槽着然后慌乱中左脚踩中了右脚。
“啪叽——”一声摔倒在地上…
“疼——疼——疼”锤子擦着阿鲁巴脸颊砸在了地上。
“诶——会死人的啊——这样真的会死人的啊——”
“不会,你只是只从动物园跑出来的狐狸而以。”
“是人啊——”摘下帽子认真的看着来人,怕对方不相信还扯了扯帽子的耳朵。
“好蠢。”西昂小声的说了句什么并没有让对方听见。“啊…还以为是狐狸呢”将手枕在脑袋后面西昂抬头看了看天一副无聊的模样,“嘛,都是你的错让我变得这么无聊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哦…所以你是我的奴隶了。”
“诶——怎么这样啊——被吓到的不是我吗?!?!”西昂当然没有理会他的话。
“诶——不乐意吗?果然不是人吗。”拿锤子的手再次举起。
“…诶…乐意乐意乐意啦!”担心对方真的一锤子下来只好答应了下来。
得到满意的答复西昂笑了笑,对摔倒在地上的阿鲁巴伸出了手,将对方从地上拉起,“跟上。”
————10分钟后————
来到舞台剧门口的阿鲁巴激动的看着西昂。也许这家伙是个好人!
“谢——”
“好恶心的眼神啊——你要这样看我看到什么时候。你可是奴隶呢,给我有点奴隶的样子啊。”
将没说出口的话吞回肚子。这个混蛋明明是恶魔才是——

不知道是不是缘分的安排。
在升上初中后,原本小学游乐园的这段记忆已经开始被淡忘了的时候。
阿鲁巴搬家了,来到一个新的城市,然后理所当然的变成了一个转校生…
被老师推上讲台做自我介绍的时,原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阿鲁巴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战勇,“我叫阿鲁巴,梦想是成为一名勇者。”
啊——我怎么说出来了啊——太羞耻了啊!
…………讲台下鸦雀无声,然后是哄堂大笑………
原本一脸无聊表情望着窗外的黑色头发红色眼睛的人,听到这话回头斜眼瞥了眼他。
诶——好恐怖啊——被人瞪了!!啊——果然不该说出这样的梦想吗?这是被嘲笑了吧…
大城市和小镇不同。
刚来学校没几天的阿鲁巴就清楚的感受到了这点。
严肃,冷漠,或者什么其他的说不清的某种东西。
那天瞥自己的男生已经知道名字了。叫西昂。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的样子。可能是错觉吧
“啊——啊——啊——今天的西昂大人也很帅——”耳边总是响起周围女生这样的尖叫声,想不知道对方的名字都很难吧。
但是对方没有找自己麻烦…诶…所以那天是自己误会了吧。
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的阿鲁巴这样出神的胡思乱想着。然后果断走错了路。
在找路的时候瞥见一个小巷,小巷很黑但是隐约能看到几个身影。一个淡粉色长发的少女被几个人围成一团。
啊…糟糕了!迷路的自己根本没法打电话找警察求救。自己战斗力不行但是总比这个女生强。
“你们住手!我已经报警了!”这样大声喊着奋不顾身的冲向前去挡在少女面前。少女感谢地看了他一眼,“谢谢你。要小心,我去叫人。”带着哭腔的声音软软的。
“哦呀?哈?兄弟们快看啊——这年头还有人英雄救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报警?诶呦我去,好害怕哦~刚刚跑了了个标致的金发美人正不爽呢…来的正好。”一个长相凶残的人满脸不爽的这样说着挥了挥手向周围的手下示意。
痛——
对方的锤头砸在脸上,阿鲁巴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自己拳头的力气和对方比起来简直就只是个玩笑…但是依旧没有就此放弃转身逃跑。
努力挥拳头对抗着对方。
对方的第二拳头打在腹部。更多的疼痛袭来。阿鲁巴抱着自己的肚子一副痛苦的表情可是混对方的第三拳要袭向哪里,阿鲁巴并不知道。因为之前的痛已经让他抱着缩成了一团。
混混们所期待着的叫痛声和求饶声没有出现。对方的第三拳要袭向哪里,阿鲁巴并不知道。因为之前的痛已经让他抱着缩成了一团。
想像中的痛并没有传来。
阿鲁巴忍着痛,困惑的抬起头,有人站在自己身前。头发是让人熟悉的黑色。
“西昂?”阿鲁巴惊讶的脱口而出这个名字。
“哈。”西昂回过头来“勇者桑是在叫我吗——真是的勇者桑要懂礼貌啊,要叫我西昂大人才是。”这样说着冲着阿鲁巴就是一个飞踢。
!!!!!!
身后偷袭的混混被踢飞。
“啊,真可惜啊——踢歪了吗?”
还没说出口的谢谢被这样的一句话堵回了肚子里。
“啊——被瞪了。好可怕啊。勇者桑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面无表情的控诉着对方,然后带着轻笑抱胸“啊。勇者桑救人的方式也很独特呢。用魔法将自己变成沙包的方式救人吗?”扭过头强忍者笑意“噗嗤,好厉害啊!真不愧是勇者桑呢——”
“…啊——”被对方说的有点难堪的阿鲁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对方说的有些过分但是无疑就是事实了。
张着嘴想要说什么,眼睛忽然瞪大,向对方飞扑过去。
西昂微微勾起唇角,是一个,不明显的笑容。揽住扑过的来人侧身一闪,一个回旋踢将身后的人踹倒。
“哇——勇者桑,你这么主动,是想以身相许吗。”西昂戏谑的说着一脸纠结,很苦恼的样子。
“可是…”颇为嫌弃的打量了对方几眼,拍手定锤道“啊。我可是好人,就勉强答应让你成为我的奴隶吧。”
………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助骨好痛的阿鲁巴捂着助骨说不出话来。

说实话阿鲁巴一点都不愿意成为对方的奴隶的,不,准确的来说是成为任何人的奴隶,没有人愿意成为别人的奴隶不是吗。
可是——
打不过…
只能跟着对方了。
和西昂的相处并不如想象中的糟糕。虽然总是被对方欺负,虽然总是被对方挖苦,虽然…
但是人却意外的不错。是个好人。
看着西昂趴在桌子上安静乖巧的睡颜这样想着的阿鲁巴。
冷不丁的于本该熟睡的人对视。
!!!!!!慌乱的转过头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些什么。
“唔啊——疼疼疼疼。”
啊…助骨好疼!什么好人!果然是恶魔。

青春期懵懂的感情因为对方,而毫无厘头的悄悄萌芽。没有人发现。
时间过得很快,初中要毕业了。不用被人奴役,助骨不会在莫名受伤了!真好!
几年的相处下来,阿鲁巴和西昂的关系早不是刚认识时的那么恶劣了。
是朋友吧?
是朋友呢。
虽然他们谁都没有承认过,但是他们的确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想着那些自以为开心的事也只是欺骗下自己,让自己不难过。
心里有异样的情绪划过,没等仔细品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高中去学校报道,却看见被大堆女生围着堵在校门口的西昂时,心中的喜悦溢出将人淹没。
但是…在喜悦过后看着被围着的人心情忽然就沉重了…
有点苦涩。
不开心。
嫉妒了?
这种情绪真是莫名奇妙的。摇了摇脑袋想将这诡异的想法甩出脑袋。
莫名想到暑假刚开始时自己闷在家中,妈妈问的,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这是失恋了?
……喜?喜欢?…
心底的小芽长成大树,在想要假装看不见已经不可能了。
高中的日子过得和初中没什么不同。除了那变重的书包,变多的作业,变的不一样的心情。
撑着头看着在黑板上解题的西昂,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自己的注意,想和对方在一起的话要努力追上对方才行。
一切好像都变了,一切都是原样。
回忆就此美好的像童话。
童话?
是童话的话…结局就该是毕业后自己告白后和对方幸福的在一起了才是。
不是童话啊。
不是…
这是现实呢。
抱着疼的快要裂开的头,蜷缩着,眼泪控制不住。
记忆中最后一块拼图被按好。
毕业,游乐园,车。
是的了,没错。
毕业后终于鼓起勇气约对方去自己儿时就一直喜欢的主题游乐园,打算趁着那天告白。
结果…
对的…最先告白的不是自己…是西昂。
西昂告诉自己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说他和喜欢的人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个地方…
说…
说…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自己没有听见
被对方有喜欢的人的这个消息打击的不行,以至于浑浑噩噩的并没有注意到撞向自己的车…
然后被推开了…
然后…鲜红色…
然后…尖叫声…
然后…医生宣布死亡的声音…
是的,没错的…被推开了并没有受什么伤的自己,听到医生宣布的消息的自己,因为没有办法接受这个消息,走楼梯时不小心踩空,从楼梯上滚了下去…撞到了脑袋,眼睛也是那个时候弄伤的…然后…自己卑鄙的让自己忘记了这些事…
紧握着手中的吊坠。心里无尽的悲哀。
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
对的…这个吊坠…是西昂身上的…不是他送自己的那个。手中的这个要旧很多…
是自己和西昂第一次见面…自己买的送给西昂的那个…
…我喜欢你。
那句没被听见的话…
那句没有来的及说出的话…
以后再也没法拥有…

占ta抱歉——
画的很渣,私心杰佣

ST海胆先生:

我也要玩這個!
多少轉發就灌多少藥!!
來吧!蠢蠢欲動了已經!今晚十二點截止嘻嘻x

日复一日的手残
杰克:小先生,我有玫瑰手杖了。要来个抱抱吗?
奈布:闭嘴,你个虚伪的绅士
私心杰佣

论如何成功召唤杰克

一个很沙雕的脑洞,河神和七龙珠的集合体…幼儿园文笔…


欢迎来到第五魔法学院,这是个充满神秘和危险的普通的魔法学院,为了让你们知道选择加入我们的这个学院是个多么伟大的决定,学院决定教给大家一个高级魔法,这是一个召唤术。

他能召唤出的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那个颜最高。腿最长。腰最细。。。。。。的一个伟大黑魔法师的灵魂。这个魔法很简单不过可能需要花费你大量的金币。

这个魔法的第一步是准备好一袋装着满满的金币

第二步是拿着袋子去第五酒馆找一个叫奈布萨贝达的雇佣兵请求他保护你几天

第三步你需要带着雇佣兵来到湖景村

完成这3步你们的魔法就成功了大半了

第四步你需要在湖景村的湖边将雇佣兵推下去,注意千万不要太明显了

第五步你会看见河水中跳出个水精灵,他会问你掉的是哪个佣兵,请你们记住了一定不能因为3个奈布的出现而迷失自我。你一定要说实话说你掉的是原皮雇佣兵,这样你就会因为诚实而得到3个奈布

第六有3个奈布当然不够我们需要在把雇佣兵推下去两次这样我们就有了7个雇佣兵

第七这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开始召唤杰克了

当然了召唤出是什么时期的杰克就要看大家的运气了,看看水精灵愿意给你什么奈布了。你可能有幸见到7个时代的杰克。于是你得小心了,原皮时刻的杰克可能因为愤怒而给你一刀斩警告

你说什么,你问我能不能把杰克带回家?当然不,最后当然是杰克跟着奈布走掉了啦而你能得到的大概是吃不晚的狗粮。好了魔法都交给你们了祝福你们在学校中玩的愉快

记念一下我玩第五遇见的第一个吃杰佣的佛系的杰克

对,迷路的那个律师才是我。占ta抱歉人物肯定ooc 有bug很正常因为为了剧情我是故意的,不过欢迎告诉我bug因为可能除了故意的我可能无意间也出了bug。哦……小学生文笔都比不上的我……

呵,小先生我抓住你了。/看着被绑在气球上却还在不断挣扎的佣兵双手抱胸轻笑的说
但是我们已经赢了。/看着已经逃离了2名队友的大门的方向,停止了挣扎微微勾起了唇角露出轻藐的笑
是吗?我的小先生,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队友里可是有律师那位上等人?他可是路痴哦/并没有在意对方的嘲讽只是用没抓气球的手理了理自己的礼服
你!/完全没有想到有地图的律师直到现在还没从庄园里逃脱,并为对方话里隐含的深意感到恼怒
我的小先生,我想你是明白的……不然……/将对方从气球上放下微微下蹲透过面具直视着对方的双眼
是……我明白……/被对方用如此专注的眼神看着在嘴边的嘲讽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哎,我的小先生你还是这么任性。/轻轻叹了口气将对方打横抱起,并小心的控制自己的动作和力气避免爪子将对方划伤

我……我只是在完成雇主给我的任务。你想的太多了。/窝在对方怀里宽大的帽沿将脸上的表情遮住
轻声哼着小曲并不理会对方的言论只是打着血红的手电一路寻找着什么
看着对方并不在打算理睬自己轻轻啧了一声旋即开始挣扎了起来。
安静点我的小先生/不满意对方的挣扎略微的加重点抱住对方的力气
(其实中间还有剧情的……想写肉?算了,算了……小学生文笔溜了溜了,对戏的写法是因为不会写文……如果实在是觉得太糟糕了我会删得)
到了,我的小先生。/看着眼前被打开的地窖轻轻将对方放下然后转身想要离开
扯住对方的衣服将对方的脸转向对方,掀开对方的面具在对方唇上狠狠一咬,口中被铁绣的味道充满/我还会在来的。/说着不等对方的回复就转身跳入地窖


PS他们含糊的对话,你知道的我是故意让你救走他们的,不然他们是逃不掉的。
我明白你知道我是故意让你抓住的。也明白你为什么会这样做

嘛大概是双向暗恋加大概都有点猜到对方喜欢自己但是因为必须是敌人的原因就是没告白保持着似敌似情侣的感觉